简体

疫情之下,民办教育的突破口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2-26

2020开年之际,凶猛的疫情对社会各方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教育自然也深陷其中。学校延迟开学,各类考试纷纷取消,线下培训机构面临生死存亡,线上培训呈爆发式增长,这些都给行业带来了重大变革。

在民办教育行业中,K-12学校怎样稳中求进?线下培训机构怎样度过寒冬?线上培训怎样留住爆发式增长?教育资本如何提前布局?对此,国际学校在线采访了7位行业内专家,从市场、学校、金融、资本等方面分析了疫情下,民办教育所遇到的问题,并给与相应的解决方案。

一、对学历教育影响

1、学历教育(含K-12民办学校)影响较小

教育是国之根本,教育行业也有其自身优势,不仅抗周期,也抗突发事件。晟泰教育投资集团副总裁陈炜指出,学历教育体系下的民办高教和K-12学校版块由于其预收费期限长、学制长、退学率低、学习属于刚性需求等特点,受疫情影响较小。

假如把培训机构比作快船模式,那么学历教育的学校就是航空母舰,吨位大、抗风浪的能力会比较强。目前已有迹象表明,一些跨界企业(如地产),近日已经在寻求针对高端国际化学校的投资并购。部分大型的教育集团,也在加快筹划在学历教育领域的布局。

从资本的角度分析,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朱泉星认为,在学历教育中,大学版块几乎无影响,对于民办K-12学校版块,本次疫情在短期内也不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学校的现金流和持续经营。

一方面学生并没有大量流失;另一方面,学费的增加是在每年的9月份,除非疫情会拖到今年年底,否则对于整个民办K-12教育板块并没有太大影响,虽然学校要给教师正常发放工资,但由于闭校,一些水电费等日常开销也节省了下来。

在职业教育版块,由于其下游是就业,而且学校一般会收取一年的学费,因此影响也不大。如果按影响的敏感度来排序,最敏感的是线下培训,其次是线上培训,然后是职教,最后是学历教育(包含K-12民办学校)。

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教育文化事业部总经理张晓辉称,疫情对于K-12民办学校的收入影响较小,具体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学费提前收的学校,疫情对这类学校基本没影响;

第二种是学费按期收的学校,疫情对他们影响一般,因为他们的学费收入多少无影响,主要是时间上延后;

第三种是处于建设期的学校,疫情对这类学校收入影响较大,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施工进度,进而影响后续招生,因此,这类学校需提前做好应对预案。

2、K-12民办学校面临多方考题

普华永道中国北方区教育行业主管合伙人程明指出,在本次疫情中,各民办学校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可能会对于民办学校的长期发展产生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第一,教学内容方面:虽然民办学校在过往的教学过程中,运用了一些信息化手段,但大多是作为课堂教学的辅助手段,在本次疫情中,各民办学校不得不推出线上教学手段作为面对面的课堂教学的替代品。

在以往的教学过程中,学生家长并不能详细、全面的了解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而这一段时间的网上学习,众多家长直接参与到了孩子的学习过程中,对于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这些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的优劣程度,家长们心中会有一杆秤。

第二,组织能力方面:民办学校是否能够迅速、积极、有效的组织起在线教学,运用好网络技术手段,选取合适的教学软件,组织老师合理规划教学内容,与学生及学生家长进行及时的沟通,充分理解学生与家长的合理需求,及时的做出反馈和修正,提升老师、学生和学生家长的教学体验和满意度。

这两方面都是摆在民办学校面前的考题,这两道考题的答题结果,会直接影响民办学校的口碑,影响到未来学校和家长的选择,影响到学校的生源和收费,也会影响到未来投资机构对于学校的投资意愿和估值。

从学校运营管理方面来看,中育贝拉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总校长李松认为,在K-12民办国际化学校中,首先要解决在闭校的情况下正常开展教学,如果不能安全转移到线上教学,就会在这次竞争中掉队,其次要保证下一年招生工作顺利进行,另外还要考虑外教的留存管理和新学年外教的到岗问题,以及出入境政策变化带来的留学相关影响等。

因此,一方面要做好充足的外教储备,甚至远程授课的外教储备;同时要积极与主管部门沟通,拓宽生源范围,争取政策扶持;还需要密切关注国外考试、各国签证和出入境等政策的适时变化,这样才能及时调整应对策略。

另外,张晓辉指出,利用这次疫情学校可以加强对师生的生命教育、人生观的教育等,这可以成为未来教学内容的一个亮点。

二、线下培训机构挑战与机遇并存

1、疫情可能导致培训市场一定程度的洗牌

疫情发生以来,线下培训机构面临严峻考验。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宣告破产,优胜教育工资延期至4月份补发,松鼠AI全员3.5折工资维持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等等,各企业都采取一定的方式来解决当下的困局。

对此,浙江省发展民办教育研究院院长田光成分析称,此次疫情是一个很好的检测器,是对培训机构的资金、管理、发展模式等多方面的检测。一些线下培训机构之所以倒闭,表面上看是疫情的影响,根本原因是自身的管理和发展模式存在着问题,只不过是在疫情特定的情况下,这些问题得以放大。

如明兮大语文项目倒闭,对很多机构而言,疫情期间正是线上教育发展的大好时机,但明兮大语文作为线上产品却在这个时间点倒闭,颇具有讽刺意味。所以疫情会使培训机构存在的问题得到充分的暴露。

另外,疫情可能会导致培训市场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洗牌,强者恒强,一些大品牌大规模的培训机构将会拥有更多的市场份额,小机构支撑不住,逐步退出市场。

陈炜也指出,线下教育企业机构陷入困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去年教育部开展的教培机构规范化治理,极大剔除了一些教育机构通过非正常手段获取利益的空间,加重了教育机构的正常开支。许多教育机构刚刚投入重资改造合规,正准备大干一番,却遭遇疫情。

其次,众多中小型线下教育机构此前没有积极备战在线教育,落实教育的OMO模式,近期临阵更换教学模式,在技术、师资等各方面均准备不足。此外,更有一些教育企业过度PR,自身的“造血能力”不足以应对此次危机。

虽然对于民办教育机构而言,本次的疫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同时其中也蕴藏了很大的机遇。程明强调,在本次疫情中,线下培训机构的面临的压力要远大于线上培训机构所面临的压力,这主要是体现在现金流和持续经营能力方面的考验。

一方面,如果原有教学模式完全以线下方式开展,教育机构并未同时开展线上教学,也没有进行线上教学的人才、系统、课程等的储备,很难在短时期内开展线下教学,已预收学费的线下课程无法正常进行,又无法取得新的预收培训费,甚至还要面对部分学员的退费要求。

另一方面,租金、员工工资等固定成本支出还是照常支付,这对于线下培训机构的现金流压力非常巨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压力会变得越来越大,这也是近期部分线下培训机构宣布关闭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但大浪淘沙,始见真金,这次疫情也加速了线下培训机构的整合进程,经过疫情洗礼的一些优质线下培训机构,虽然也会经历这段痛苦的时期,经营与业绩受到一定的影响,但疫情总会过去,基于线下培训良好的教学效果,同时随着一些实力较弱的培训机构的退出,疫情过后线下学生的集中度将会更高,这将为优质的线下培训机构长期的发展起到良好的作用。

同时,本次疫情也给与教育科技机构带来了很大的机会和市场空间,结合5G和AI技术的运用,相信在疫情过去之后,教育科技机构将获得长足的发展。 

2、线下培训机构渡过难关,需断腕求生

目前培训行业的龙头机构已迅速转为线上授课,如北京学而思全面暂停寒假班线下课程,全部转为线上教学;朴新、精锐教育、巨人教育均将寒假班统一改为线上等等。尽管如此,各类线下培训机构依然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危机。

为此,陈炜给出了三点积极应对的建议。第一是“服务精神”,在危急时刻,守住信誉,积极应对退费问题,尽一切努力向客户提供服务;第二是“主动出击”,快速线下转线上,进一步升级在线教育布局;第三是研判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积极寻求支持。

朱泉星分析称,这次疫情体现了办学离不开资本的因素,好的教育都需要资本。对于已上市的教育股,在这场疫情中基本可以生存下来,最多就是产生亏损或是减慢增长率。

可是对于没有上市的培训机构,由于没有社会和资本力量的支持,其生存压力非常之大,在疫情还没结束前,只能尽量开源节流,如果一些机构还有贷款或负债的话,要尝试和贷款方或者债权人沟通延长还款期限或进行续约,避免倒闭。

三、线上培训呈爆发式增长

疫情加速了线上教育的渗透率和接受度,但要加大对于教学效果提升方面的投入和研究,以期留住学生。

在线教育自2012年起步,2019年在一、二线城市的竞争日趋白热化,而本次突发疫情有望成为在线教育爆发式增长的契机。但众多机构纷纷逐鹿在线课程,势必引发在线教育领域新的洗牌,陈炜认为,这个优胜劣汰的竞争预计在今年下半年进入白热化。

程明表示,本次疫情过程加速了线上教育的渗透率和接受度,原先参加线下培训的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转为线上学习,在短时期对于线上培训的需求迅速增加,这给与原有的线上培训机构、线上线下并行的培训机构、以及有一定规模和实力、可以实施线上教学的线下培训机构带来了很大的机遇。

原来线上培训机构的获客成本占总成本的很大一部分,而此次尝试线上培训的学生,有很大一部分会转化为线上培训的客户,这给与线上培训机构节省了很大的市场推广成本。

但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是否能够留住这些尝试线上培训的学生,还是在于在这段时间内,这些学生是否得到了很好的客户体验,课程内容和效果是否达到了学生及家长们的预期,线上培训机构需要在应对迅速增加的学生体量的同时,加大对于教学效果提升方面的投入和研究,以期留着这些学生,把握住市场机遇。

四、疫情过后发展趋势及资本策略

陈炜指出,从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分析,教育行业整体的发展趋势不会因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而改变,依然是值得长期投资的领域之一。特别经此一疫,在线教育板块将获得爆发式增长。学生和家长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大幅提升,导致以C端客户为主的在线教育公司获客机会大增。

对于以B或G端客户为主的教育信息化公司,由于教育部门和各学校将加速信息化教学方案的铺设,也将迎来发展机遇。此外,也有投资人更加重视K-12民办学校板块,做长期投资。

对于教育资本来说,提前做布局筹划,在洗牌期低点时,果断抄底一些有发展潜力的教育企业,是一个不错的选项。预计6月份之后,是业务发展的良好时机。国家陆续会出台一些优惠政策,又历经上半年的残酷洗礼,市场会存在不小的发展空间。目前一些有远见卓识的教育资本,已经在提前储备人员和开发项目。

对于疫情结束后的资本策略,田光成表示,教育行业不会有问题,仍然是投资的重要领域。

特别是学历教育,稳定性较大,抗风险能力强;头部资源、优势资源仍是首要目标,项目本身在困境中的生存和竞争能力远大于其品牌影响;如果资金充裕,在困境中会有一些资本会退出,把握好时机,可以收购一些优势项目,做好教育总体布局;为学校提供信息技术服务的市场格局基本形成,几大巨头逐步分割,一般资本很难再撬动,建议慎入。

复思资本管理合伙人周澜并不认为教育行业全部转为在线教育是唯一的答案,固然在线教育在每次危机中的市场表现都特别突出。是不是遇到疫情,危机意识应该常有,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是否留存了风险金,抵御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风险?病毒常有,危机也会更频繁的出现,每一家企业的抵抗力都将得到考验。

李松表示,教育是家庭支出的刚需部分,从长远来看,疫情只会带来阶段性的影响,不会对教育行业形成根本性的打击。即使在疫情之下,也不会减少家庭在学历教育、职业教育等方面的开支,甚至会通过在线教育的支出来弥补因为面授缺失带来的教育不足。

张晓辉谈到,疫情过后,大家需要提炼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总结突发事件的经验教训会对未来发展起到长治久安的积极作用,例如可以制定突发事件应对机制,防疫防控应对机制,线上资源匹配机制等,这些机制不一定由学校独自制定,可以组成联盟,共同设立。

此外,需要关注的是,线上教育在这次疫情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需要明确的是,线上取代不了线下,线下是主体,线上是补充。此外,如何利用好线上+线下的组合,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给大家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命题。

教育是百年大计,是基本民生问题,是众多家庭的刚性需求,不会因一次突发事件而改变发展方向。难关是暂时的,困难也是暂时的,布局胜于争角儿,每次行业上的重大洗礼,都会倒下一批企业,又会成长起一批新的成功企业。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国际学校在线”,作者王慧,文章不代表首控基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友情链接
成实外教育 中际育才 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 昆明艺术职业学院 西山学校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 百树教育集团 博骏教育
联系我们企业邮箱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3001665号-1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中洲大厦21楼
教育热线:400-006-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