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当种子轮都500万起步,教育投资何以为继?

发布时间:2020-01-06

当钱不值钱的时候,傻子都知道要大胆投资,反正不用白不用,我不用别人也会用。于是乎,项目方敢狮子大开口,投资方也敢一掷千金不眨眼。

据36氪(36Kr)报道,2019年12月下旬,浙江某教育科技公司完成500万元种子轮融资,该公司定位为“大语文”在线素质教育企业,直白说就是教青少年写作文。但值得注意的是,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上旬,也就是说成立仅2个月余就拿到500万种子轮投资,“人生赢家”无疑了!更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第一期课程按计划要到2020年1月才能正式上线!

这样的融资效率和融资额度,怎么看都不像在水深火热的资本寒冬季。

昂贵的种子

一花难成春,单弦不成音。回看过去两年教育行业早前期投融资情况,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19年,教育行业共有13起种子轮投融资事件,融资总额为1.618亿元,分别较2018年暴跌72%和91%,且均创2015年以来新低。如此看来,人们连种子都懒得播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2019年教育行业少之又少的种子轮投融资事件中,着实让人见识到了投资方的有钱任性——上述浙江某教育机构种子轮融资500万都不算啥,人家种子轮就融资千万的都还没说话呢!

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19年教育行业13笔种子轮融资中,剔除1起未披露金额的案例,融资额最大的是上海托育早教机构“孩子国精致托育”获得未知投资方数千万元种子轮投资,投后估值达1.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孩子国”品牌2017年才独立出来并完成更名,其运营主体上海立幼教育科技登记的成立日期则是2019年2月28日。(另据亿欧网报道,孩子国精致托育于2019年4月完成近千万元种子轮融资。)

“孩子国精致托育”种子轮融资额是数千万还是近千万,孰真孰假不得而知,瓜众们也不关心。2019年教育行业的种子轮投融资事件中,额度最低为100万元,其余披露的金额有180万、200万、400万和500万,此外还有6笔数百万元的案例。

为方便统计,我们以3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为种子轮融资的分割线,数百万级别的统归为300万元以上。照此统计,2019年教育行业种子轮融资中,有多达9笔金额在分割线以上,占总数近七成。

再来看2018年教育行业同轮次情况。当年共发生了47起种子轮融资事件,剔除12笔未披露金额的,300万及以上(包括数百万元的)共有16笔,占比也超过三成。此外,当年种子轮单笔融资额最高为1000万元。

综合2018-2019两年,教育行业种子轮融资虽然数量大幅减少,但单笔融资金额却显著提高,平均金额或已超过500万元。

再看天使轮的情况。

2019年,教育行业共有63笔天使轮融资。在已知案例中,精锐教育数千万元投资锐思教育、佳一教育数千万元领投氪涵教育算是其中的大单,此外还有18笔融资金额介乎1000万-2000万元之间,另有26笔融资额在300万至数百万之间,未披露具体金额的则有13笔。2019年全年,教育行业天使轮有且仅有1笔低于300万元,即波恩波比获得100万元天使轮融资。

从过去两年教育行业早前期投融资情况看,种子轮和天使轮投融资数量和总金额都在2019年呈现“断崖式”下跌,但另一方面,单笔投融资金额却在过去几年不断攀升之后仍居高不下,种子轮融个三五百万、天使轮再融个千把两千万早已司空见惯。

但这样真的合理吗? 

黄金投资法则

众所周知,简单粗暴的投资逻辑就是:种子看idea、天使看人、A轮看产品、B轮看数据、C轮看收入、上市看利润。

当然,融资轮次实际上并没有太严格的定义。通常而言,在早前期投资中,种子轮的项目基本只有创意(idea),尚没有具体的产品,而该阶融资额一般约10万~100万。到了天使轮,项目方的idea已经落地成产品并有了初步的模样,也有了大致的商业模式,该阶段融资额通常在百万至千万元之间。

从积极的方面看,教育行业逐渐走向成熟,从创意到产品落地和商业模式成熟的周期更短,另一方面则体现了资本和投资方对教育行业和项目本身的认可和信心。

早前期,比如种子轮一个概念就能融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天使轮靠刷脸也能招来千万数千万的天使,这就是本事,毕竟人家贾会计仅凭两份PPT就能融资150亿,PPT达人没有最牛只有更牛。且对于这种市场行为,融资方和投资方双方郎财女貌两情相悦,怎么也轮不到吃瓜群众咸吃萝卜淡操心。

但这样真的好吗?

当钱不值钱的时候,资产价格一天一个价也正常,这时候项目的估值、融资额势必水涨船高,似乎钱就是用来烧的;当钱紧的时候,盛宴狂欢过后便是一地鸡毛。

对于项目方来说,创业就像人生,生下来容易活下去难;估值就像中年人的体重,上去容易下来难。不管是早前期还是中后期项目,求生存谋发展,活着永远是第一位的。在大水漫灌的年代,创业者要抓住机遇成长壮大,但钱紧的日子也要认清形势,更要理性和务实,万不可高估自己。

而且,高额投资往往附带业绩对赌,但业绩对赌可能是催化剂能加快成长,也可能是一剂毒药加速死亡。若只是来世上走一遭过把瘾就死,这意义何在?

而对于投资方来说,好的投资不分早中后期,关键得看人、看项目,及时雨和救命草的意义远远大于锦上添花。流动性充裕的时候,投资机构玩对赌、做估值、短贷长投等“潜规则”屡见不鲜,狂热之中要保持理性和清醒并不容易;当钱紧来袭,慎募惜投保持理性,全力践行“快中求稳、慢中求准”的黄金投资法则,若能长期伴随并扶持项目成长将更难能可贵。

保罗•格雷厄姆曾说:“有钱人往往是因为胡乱投资把自己搞破产的。”该定律同样适用于投资机构。

也许某天当种子轮都500万起步,教育行业投资将何以为继?

君不见,国内某语培机构数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其募资额已从起初的2亿美元减至1亿美元,再降至5000万美元新低,短短半年多缩水达75%!


友情链接
成实外教育 中际育才 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 昆明艺术职业学院 西山学校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 百树教育集团 博骏教育
联系我们企业邮箱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3001665号-1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中洲大厦21楼
教育热线:400-006-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