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回购增持难挡股价低迷,基础教育股如何突围?

发布时间:2020-11-06

年底的港股市场,因为蚂蚁集团的超巨IPO而热闹非凡,但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得意难免就有人失意,比如教育行业新东方(EDU.N)回归及二次上市这样的大事儿,就几乎湮没在蚂蚁的狂欢之中。

即使在小小的内地教育板块,近年来也是分化加剧,既有业务蒸蒸日上、股价涨势如虹的公司,也有深陷股价泥潭而不能自拔的个股,尤其是主营学前教育和K-12学历教育的基础教育股,甚至于公司天量回购、大股东大手笔增持等大招,也难改股价颓势。

大招失效,这些小伙伴都哭了

股份回购或者大股东及高管增持,历来是上市公司提振股价的利器,但近两三年来,这些大招在港股内地教育板块却频频失灵,21世纪教育、枫叶教育、睿见教育和博骏教育等上市公司,算是不成功案例的代表作。

首当其冲的是21世纪教育(1598.HK)

2018年8月16日,21世纪教育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认为,“股份的交易水平严重低估本公司的表现及相关价值”,拟回购不超过1.22亿股、即已发行股本的10%的股份,并分批注销以提升股东权益和为股东创造资本管理效益;公告还称,“公司雄厚的财务实力将使其在进行建议股份购回时维持充足财务资源,确保公司业务持续增长;股份购回将以本公司内部资源拨付资金。”

回购计划获股东大会通过后,Wind数据显示:从2018年10月19日首次回购到2020年7月9日最近一次回购,21世纪教育曾70次发起股份回购,回购总量为6850.8万股,涉资总额为50,272,633.66港元。此外,21世纪教育还分别于2019年2月22日、2020年6月18日和23日、7月16日,21世纪教育分别注销了1549.5万股、1267.2万股和3465.6万股、599.7万股已回购股份。

与此同时,2019年11-12月间,公司大股东李雨浓曾先后四次增持股份,累计增持732.6万股,涉资总额586.78万港元。另外,包括李雨浓的岳母罗心兰、董事会副主席兼执行董事刘占杰、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刘宏炜、执行董事兼执行副总裁杨莉,也曾于2018年5月至10月间分别增持了9273.6万股、114万股、55.5万股、55.5万股和57万股。

但过去三年间,21世纪教育的股价,从最高点的2.13港元一路下跌至今年8月13日的历史最低点0.49港元,最高跌幅达76.995%,仅2020年至今(11月2日收盘,下同),其股价跌幅就已达27.01%。

其二是大股东增持的典范——枫叶教育(1317.HK)

如果说21世纪教育是“回购狂”,那么枫叶教育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任书良,绝对称得上 “增持王”!仅从2018年8月2日至今年9月4日,任书良就已39次增持公司股份,合计增持6018.4万股,斥资总金额达20424.8万港元——这还不包括更早前的多次增持。此外,包括机构股东Morgan Stanley、Balloch Howard Robert及独立非执行董事黄立达等中小股东也曾参与增持枫叶教育。

枫叶教育作为大股东增持最频繁的内地教育股,也是跌得最狠的个股:仅2020年至今,其股价跌幅已达32.61%,而从2018年6月4日4.772港元的历史最高点,到最近三年历史最低点2.00港元(2020年5月28日),其股价最高曾跌去50.09%。

第三家就是大股东联手增持的睿见教育(6068.HK)

据首控基金统计,自2018年8月13日以来,睿见教育联合创始人、大股东李素文、刘学斌先后10次增持公司股份,合计增持532.8万股,斥资总额1919.644万港元。

但两位创始人及公司大股东联手增持,也未能扭转睿见教育股价自2018年暑期以来的颓势,尽管随后两年起起落落,但再也没能恢复之前的天天向上的美好时光。

2020年以来,睿见教育的股价已跌去17.12%,最近60日甚至大跌41.85%。此外,其股价从2018年6月13日历史最高点的7.049港元,到今年3月19日创下的近三年历史最低点2.055港元,最大跌幅也已达70.85%。

第四家就是坐上滑板车一路下坡的博骏教育(1758.HK)

Wind数据显示,2019年3月20日至28日间,博骏教育共回购股份165.4万股,涉资总额为210.654万元;进入2020年后,博骏教育还发生了一系列大事,诸如大股东出售股权、控制权易主、董事会主席换人、前任董事会主席坠楼身亡等。

凡事皆有因果。尽管博骏教育2020年至今已录得22.92%的涨幅,但从上市至今的股价走势看,博骏教育的股价,从上市首日最高的3.03港元一路下坡,直到今年5月8日触及0.33港元的历史最低点,最高跌幅达89.11%!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比如同样主营学前教育和K-12学历教育的天立教育(1773.HK)、宇华教育(6169.HK)以及成实外教育(1565.HK)

天立教育主要是包括华侨城集团等机构投资者在增持,而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则未见出手。但尽管如此,天立教育的股价就从2018年10月起一路上扬,累计最大涨幅高达707.09%,2020年至今涨幅也已达99.89%,在整个内地教育板块仅次于高教股嘉宏教育(1935.HK)的118.60%,不过其股价最近60日已回吐了24.70%;

宇华教育方面,则自2018年10月全板块暴跌之后,其股价也开始触底反弹,到今年8月曾摸高至8.25港元,历史最高涨幅达227.90%,2020年至今也已录得19.23%的上涨,这主要归功于其业务转型,即通过收购高校进军高教赛道,有效抵御了政策对学前教育和基础教育业务带来的压力,不过随着市场和板块震荡,宇华教育最近60日已跌超19.5%。

成实外教育方面,自2019年7月至12月,大股东严玉德已连续15次增持公司股份达1634.7万股,斥资约3500万港元,此外包括机构股东Invesco Canada Ltd、公司执行董事兼运营总监邓帮凯等中小股东也曾参与增持。不过难得的是,大小股东增持确实给成实外教育的股价以较大的支撑,避免了大起大落或一跌到底。2020年以来,成实外教育的股价整体有涨,但最近60日又已跌逾34%。

基础教育股之怪现状

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是:包括21世纪教育、枫叶教育、睿见教育和博骏教育在内的这些基础教育公司,整体上都暗合了三种趋势,呈现出了三种奇怪的现象。

其一,公司一路回购大股东一路增持,公司股价却一路下跌。

比如,睿见教育的李素文,最初增持平均单价为4.97港元,而最近一次增持的平均单价已降至2.988港元;又比如枫叶教育任书良,从2018年8月2日的那次增持算起,当时其增持的平均单价为6.4489港元,但其最近一次增持(今年9月4日)的平均单价已经跌至2.3938港元,一边增持一边眼瞅着股价从六字头到五字头到四字头又三字头再到二字头,个中酸爽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其二,大股东增持逐渐成为曲高和寡的“独角戏”。

这些内地教育公司股东增持,虽然主要以大股东为主,但早前期公司高管及外部机构等中小投资者也会跟进,不过随着“越增持股价越下跌”,到后面增持就成了大股东的“独角戏”。比如枫叶教育、21世纪教育,在大股东增持前期,多位高管及机构投资者跟随,但后期也就只剩下大股东自个儿孤军奋战了。

其三,港股内地教育板块,尤其是基础教育股的转折点,几乎都指向同一个日期——2018年8月13日。

2018年8月10日晚间,司法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送审稿》在明确政府补贴、税收优惠等内容的基础上,再次强调对营利性学校和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分类管理,并对非营利性学校的并购重组、变相盈利、关联交易等问题做出了更加明确的监管要求。

而在《送审稿》的主要变化中,对教育上市公司影响较大的是第十二条“限制对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并购”,以及第四十五条“限制非营利性学校进行变相盈利”。由于非营利性学校主要集中在k-12阶段,因此基础教育公司首当其冲。

两天后的8月13日,成为了内地教育板块“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同时也是这几只基础教育股共同的“命运拐点”——截止当日收盘,睿见教育暴跌39.77%、宇华教育大挫36.57%、新高教集团收跌33.47%、枫叶教育收跌31.08%、民生教育跌24.70%、中教控股跌20.80%,包揽了当日港股跌幅榜前六,该六只教育股当日市值蒸发合计超280亿港元。

谁能料想,这份文件会导致这些基础教育股陷入萎靡长达3年之久,甚至更久。

错杀or误杀?基础教育股奈何如此不堪?

从香饽饽到鸡肋,港股市场的这些基础教育股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跌宕起伏?

基础教育股奈何如此不堪?它们是被误杀还是错杀?

首先看基本面,这些内地基础教育公司的大股东连续大手笔增持,证明这是有基本面支撑的,一句话说到底:没有谁能比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更清楚公司的运营情况!

其次看业绩表现。过去五年时间里,除了2018年(受送审稿影响)外,其他年度均实现了良好的收益率,尽管2020年收到疫情冲击,大多数教育股的业绩有所回落,但作为最稳当的行业之一,企稳回升更能凸显长期价值。

其三,从分红派现情况看,内地教育股是分红派现最积极分子之一,如睿见教育、成实外教育、宇华教育等从2018年至今每年分红派现两次,枫叶教育从2016年至今亦保持每年2次分红,包括21世纪教育、天立教育等在内的其他个股,尽管分红次数略少但也确保了每年至少1次;从金额来看,枫叶教育已累计分红9.1465亿元、分红率达36.38%,睿见教育已分红5.3544亿元、分红率34.23%,成实外教育已分红8.47396亿元、分红率44.64%……仅这一项,就比那些“铁公鸡”优秀太多!

其四,从投资属性看,教育投资是长期性投资,一方面作为防御性资产,与经济周期的敏感性较弱,在资本市场也是贯穿牛熊的存在;另一方面,基础教育赛道的上市公司,通过股份回购、大股东增持、股权激励、业绩成果等,向市场证明其价值,有利于市场和投资者全面了解公司,发现投资价值,提振估值。

当然,最致命的当属政策不确定性风险,毕竟过去几年,随着我国加强对民办教育的监管,政策不确定性本身就是极大的利空,若干年后待利空出尽,我们再回看事件发展的轨迹,就会发现事实也符合我国发展民办教育的本源和初心:民办教育是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昨天不易今天很难,但我们祈盼万事尽头终将如意


友情链接
成实外教育 中际育才 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 昆明艺术职业学院 西山学校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 百树教育集团 博骏教育
联系我们企业邮箱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3001665号-1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中洲大厦21楼
教育热线:400-006-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