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疫情之下, Home Schooling蹿红欧美

发布时间:2020-09-26

秋去冬来,全球单日新增病例数量不断创下新高,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已经出现了第二波疫情,新增确诊屡创新高,张文宏严肃警告:“第二波是必然的。”

不过相比于中国疫情整体可控,国外抗疫形势仍非常严峻。Wind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9月25日上午,国外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3237.56万人,累计死亡逾99.31万人;仅本月24日,印度、美国、巴西分别新增85919、45594和35024例确诊病例,西班牙、阿根廷、法国当日新增确诊上万人,俄罗斯、哥伦比亚、秘鲁、墨西哥、伊朗、英国、伊拉克、印尼等国也日增数千确诊病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次疫情如泰山压顶,全球尤其欧美教育行业面临着极大的风险和挑战!


爱尔兰故事:焦灼的求学之路

日前,旅居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华人女作家Ida,在豆瓣上分享了疫情期间她在当地为孩子上学操碎心的经历。

Ida在文章中说,2020年暑假结束前,她孩子所在地区学校强制如期开学,但现实情况是,当地的疫情防控形势仍相当严峻,且学校也没有提供任何筛查措施和证明程序(如测体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隔离措施等都没有)。开学后三天,爱尔兰有3所学校出现确诊病例,一周后增加到18所并很快增加至50所,但之后相关数据就被禁止公布。

出于对自家孩子健康生命安全考虑,焦灼的Ida为孩子向学校校长和班主任老师申请远程学习,但校长的答复是:学校无力提供远程学习的支持,而且按照规定,学生缺席20天必须上报监管部门。

病急乱投医,于是乎,Ida在朋友的提议下开始为孩子申请Home Schooling(“在家教育”),但这也并不容易。据说,爱尔兰全国拿到Home Schooling资质的家庭仅有约1-2千个,且Ida本身也并不认可这种模式,认为这是一种逃避现代社会竞争的落后教育方式,除非住得极其偏远或孩子有健康问题的家庭才会选择这种教育方式,还认为这是一种掩耳盗铃式的教育,容易教出偏科严重、缺乏社交的孩子。

但形势逼人,Ida在和校长的几轮沟通中得知:1、除非疫情极为严重,否则学校不大可能关闭;2、学校无力提供远程教育/网课的服务;3、除非孩子拿到医生的健康证明,否则ta必须去任一学校上学。

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向儿童和家庭部门Tusla申请“Home Schooling”。爱尔兰法律规定,学龄儿童必须接受教育,假如孩子没有在一个被认可的机构接受教育,唯一合法把孩子留在家里的方法,就是申请“Home Schooling”。

爱尔兰的宪法赋予父母教育孩子的权利。该国教育部的指导文件明确规定:“爱尔兰的宪法承认,家庭是儿童最初的重要教育者。宪法保证尊重父母不可剥夺的权利和义务,使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过,宪法没有规定以何种方式来提供教育。国家并不强迫父母把孩子送入特定种类的学校,父母可以自由选择在家里、在私立学校,或者在国家承认的学校里给孩子提供教育。

爱尔兰人也普遍认为:“你有权选择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教育方式,因为你最了解自己的孩子,别人无权干涉。”

Home Schooling的申请流程有三步: 首先递交申请,Tusla收到申请之后,会通知学校,学校就会把孩子的名字从班级的名册中拿掉,但仍在学籍目录里面;其次,Tusla会派员到家里家访和评估,并与家长讨论在家教育的种种事项;最后,如评审获得通过,家长收到证书的同时,Tusla会致电学校,学校再把孩子从学籍目录里拿掉,这样孩子就可以一直待在家里。

Ida为孩子选择Home Schooling,得到了校长的支持并承诺提供必要的帮助,同时也承诺无论孩子何时返校都可以回到原班级继续学习。Tusla的官员也对Ida的决定表示支持,并说如果在申请的任何阶段改变主意,可以随时中止申请程序。

当地许多选择Home Schooling的家长认为,“在家教育”是以孩子为导向的教育,现实中有许多成功案例,网络上也有丰富的教学资源,比如YouTube和可汗学院的网课、Duolingo等教育APP。这些家长认为,Home Schooling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因人施教,比如放弃不擅长的科目,专攻有兴趣的科目,不让孩子变成教育体系下的“机器人”,同时还能增加家长和孩子陪伴互动的机会,但这种模式对学生家长的知识结构和耐心是种考验。此外,爱尔兰的Home Schooling并没有一定的考核标准,这让许多主流教育体系成长起来的家长很难作出选择。

据爱尔兰媒体报道,因为疫情持续蔓延,该国Home Schooling的申请量暴增,导致相关部门不得不增派人手进行处理。

本月18日,爱尔兰都柏林启动3级响应以应对疫情恶化(图源:新华网)

22日凌晨,我驻爱尔兰大使馆发布公告指出,因新冠肺炎疫情反弹,爱尔兰确诊人数连日攀高,首都都柏林疫情防控措施提高至三级,大使馆提醒所有旅爱侨胞、留学生及学者和中资机构人员不可放松防控。作为仅有497.74万人口的爱尔兰,新冠疫情仍较为严重。最新数据显示,9月24日爱尔兰新增319例确诊病例,累计确诊33994例、死亡1797例。


Home Schooling在英美加

所谓Home Schooling(又称Home-education),中文通常翻译为“在家教育”或“家庭学校”,顾名思义,就是指学生不在学校接受教育,而由父母在家中为孩子提供教育。

Home Schooling并不是疫情之下的新鲜事物,也不是爱尔兰独有。

据BBC报道,2014-2017年间,英国的Home Schooling在三年内增长了40%,英国在家接受教育的学生达4.8万人,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选择这种自主灵活的教育方式。报道指出,英国Home Schooling比例最高的地区在怀特岛(Isle of Wight),这可能与当地大量被英国教育局评为“Inadequate”(水平不足)的学校有关——家长对学校质量的不满成为选择在家教育的重要原因。

2014-2017年英国Home-education增长情况

但英国社会对这种非常规的教育方式也有不少担忧和批判,比如缺乏集体生活、丧失抗压能力、社交生活单一、教育质量难以保证、无法融入常规教育等。对此,英国的地区政府对家庭学校有特定的法规和政策,需要家长登记并且和督导员进行教育计划的讨论审核,不过人们仍认为监管的力度和方式依然不够。

在北美,Home Schooling是一种受法律约束和保护的教育形式,美国和加拿大的联邦和各州/省政府都有Home Schooling相关的法规。

相比较而言,美国的要求似乎比加拿大更严格一些,Home Schooling的父母需要一定的资质、遵守必要的流程,而加拿大安大略省则是放散羊式的,父母只需宣称“我要自己在家教育孩子”就可以不送孩子到学校上学。

据美国Home Schooling统计数据,2016年春季学期,全美5-17岁适龄学生中,约有169万学生选择Home Schooling,约占全体学生的3.3%。相比于过去, Home Schooling整体上呈明显增长势头。

加拿大方面,数据显示,2014-2015学期正式注册的Home Schooling学生有26646名,总人数看似不多,但考虑到在类似安大略省这样的Home Schooling大省,家长不需要正式到教育部门注册就可以直接开干,所以实际人数应该更多。与美国相仿,加拿大的数据也表明Home Schooling的趋势正在逐年上升。

通常情况下,家长选择Home Schooling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孩子的身体原因,二是学生家长对学校教学质量不满,三是住家偏远附近没有学校,不得己只能Home Schooling。但新冠疫情正在让Home Schooling意外蹿红。

诚然,Home Schooling的教育模式,未必适合所有国家的任何家庭,每种教育模式都有其利弊,但也能给我们的教育体制、教育模式和广大家长带来不少启发。


友情链接
成实外教育 中际育才 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 昆明艺术职业学院 西山学校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 百树教育集团 博骏教育
联系我们企业邮箱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3001665号-1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中洲大厦21楼
教育热线:400-006-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