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如果创新停滞,教育发展将被“锁死”!

发布时间:2020-09-09

日前,全球大学排名四大权威之一的《2021年度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放榜,英国的牛津大学连续5年蝉联该排行榜首位,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分居二、三位,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与美国杜克大学并列第20位,成为第一所进入排行榜前20位的亚洲大学;新榜单上,中国大陆共有91所大学上榜,清华、北大(第23)、复旦(并列第70)、中科大(并列第87)、浙大(并列第94)和上海交大(第100)跻身百强。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以教学、科研、引文数量、产业收入以及国际化程度等多项指标,来衡量大学综合实力。

纵向对比之下,最早实现这个量化模型的学术排行榜的2003年,清华大学仅排名第216名,到2010年,清华北大才双双进入前200名,当年上榜的中国大学仅22所;到2018年,清华大学已升至第45名,浙大、上交大、中科大也跻身前100名,中国共有51所高校上榜;到2019年,清华北大双双闯入前30名,分列第23、24位。

但横向对比之下,我们就更难淡定了:世界大学十强全被美国和英国瓜分,其中美国高校多达八所,英国拥有两所,中国零所;世界前二十名大学中,美国高校达14所,英国有4所,中国与瑞士、加拿大各1所,中美英差距相当明显;从世界前200强大学分布看,美国上榜高校最多(59所),其后是英国(29所)和德国(21所),中国大陆则仅有7所,中国与美英德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各层次教育发展日新月异,但教育发展并不能只看校园建设和排名,正如著名的“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仍然是萦绕在所有中国教育人心头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

培养人才的关键在于发展教育。正如华为任正非先生所言:“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巨大的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技的进步,所以一个国家首先要重视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

近两年来,华为成为了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的焦点,但华为最大的担忧,不是芯片供应问题,而是最不起眼的基础科学领域。任正非深知人才的重要性。

2019年1月17日,任正非在接受央视专访时透露,华为18万员工中,研发人员占到了45%,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15%左右,华为公司至少有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工程师……在美国无所不用其极的强势打压之下,华为2019年的营收依然创历年新高。

任正非还说:“我们建房子、修铁路、做互联网,只要砸钱就行了,砸的钱够多,就做起来了,但是芯片和人工智能领域不行,你砸钱没用,你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只有重视基础科学的研究和教育,我们才能培养出更优秀的人才。”

中国已有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成效的基础教育体系,但未来的制高点在于创新创造型人才,这取决于教育领域的创新发展。创新就是这样 ——你很难在已经存在的事情范围内去想象和创造。教育创新也是如此,教育行业如今也面临着这样的挑战:有许多人认为这个行业已经很难再有颠覆性的创新之举

但创新创造并不单纯地指从0到1的过程,也可能是从1到1.01的过程,还可能是从1到10000的过程。历史上所有的大变革,都是由前期许许多多细微的变化累积促成的,最终由于量变的积累而引发质的变化。

教育领域的创新,不一定是轰轰烈烈颠覆性的变革,也包括每一个细微但积极的改变,比如一些有价值的想法、思路、理念、方式方法、技术、工具、场景、模式等等方面的提高改进,都可以称之为创新。

大变革孕育大机遇。有业内人士就指出,未来十年是教育行业创新、创业、投资非常黄金的关键十年,这其中就包括有天时、地利、制度、人和等利好因素。

比如天时,随着互联网技术趋于成熟,包括直播技术、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等,现在开始进入成熟期,在教育行业具体场景里面,提供非常好的效率、效果的解决方案;比如地利,疫情之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一枝独秀,国民教育消费升级助推教育改革和发展;比如人和,归根于我国强大的基础教育和庞大的人力资源;比如制度优势方面关于鼓励创新创业、保护知识产权、推动资本市场改革、支持教育资产证券化等系统化的制度安排。

那教育创新的重担应该由谁来肩负?

首先必然是高校和科研院所,以及从学前教育到高中阶段的整个基础教育体系,公办教育是我国教育创新基础和主体力量,他们拥有最广泛、最重要的学术资源、科研及师资队伍。

其二,是各级各类民办教育机构,它们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与市场经济、与社会需求、与国际教育最贴近的社会办学力量,在追求效益、效率、多元化、创新等方面独树一帜,比如教育类上市公司、教育独角兽、教育行业龙头企业和明星公司等,它们在资金实力、师资队伍、管理运营等诸多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其三,是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各类人才密集型企业,它们对创新创造的饥饿感、对创新型人才的渴望、对发展教育的迫切——相信没有谁能比一线的它们有更深刻的切身体会;与此同时,它们也是推动教育进入在线教育、5G、AI时代不可或缺的力量。

其四,是心怀天下、具有崇高教育理想的社会公民,比如西湖大学创办者施一公先生、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朱清时院士、湖畔大学主创办人兼校长马云先生等,他们在教育理念、教育体制、办学机制等方面的创举,必将深刻影响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

其五,是为我国教育行业发展、教育市场繁荣做出积极贡献的国内外教育投资机构,以及各类教育公益基金会、大学捐资基金、家族办公室等,它们对于中小教育机构发展壮大,以及教育领域各种创新创造和新生事物的落地成长,前者有如助力猿辅导等教育独角兽发展壮大的腾讯投资、高瓴资本、经纬中国、IDG资本、华平投资等,后者有如专注于教育行业早前期投资的VC机构及天使投资人等,他们都是“金融赋能教育”的践行者。

据北京师范大学发布的《民办教育蓝皮书:中国民办教育产业发展报告(2019)》,预计2020我国民办教育的总体规模将达到3.36万亿元,至2025年将接近5万亿元,并实现10.8%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但就如同华为将技术创新视作生命线一样,如果教育创新创造陷入停滞,教育的发展将被“锁死”!能力越大实力越强,创新的责任就越重,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全体教育人和教育机构,在教育创新方面都背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友情链接
成实外教育 中际育才 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 昆明艺术职业学院 西山学校 美联国际教育集团 百树教育集团 博骏教育
联系我们企业邮箱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2016年 首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3001665号-1
深圳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中洲大厦21楼
教育热线:400-006-0207